记者从长兴岛开发建设管委会获悉,小河里、泯沟里甚至牛脚渍印里的水

发布时间:2019-11-23 16:47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黄河入海口没有人居的岛,每年上亿吨下泄的泥沙,不断推移着黄河入海口的岸线;杭州湾从海盐这里突然成一个喇叭口的形态向东海扩张,中间有一个名叫无草屿的岛,说明岛周围水体盐的含量到了很高的程度;珠江入海口,也是因为突然开阔而让淡水快速稀释。

5月30日,长兴岛上4500多盏路灯将分批渐次点亮,这个拥有700年历史的江心小岛的夜晚从此将变得灿烂而亮丽。记者从长兴岛开发建设管委会获悉,经过两年多开发建设,岛内总长40公里的6条公路已全部竣工,总投资80多亿的基础配套设施建设基本完成,标志着长兴岛城市化进程取得阶段性进展。

太平洋西岸,在完全的淡水环境里,有明确的潮汐规律的,可能只有中国上海的长兴岛。这里的坐标是:东经121°34'—121°47',北纬31°19'—31°26';这里今天的面积是88平方公里。长兴岛在长江的入海口,不受海水的侵袭,是因为上游有足够的来水量,还有长长的下泄江面作为缓冲。这里的潮汐过程是激烈的,落潮时退出江滩数十里,涨潮时,激浪拍岸惊天动地!

由长江泥沙冲积而成的长兴岛,是一个以种植柑橘为主的农业岛。在有人居住的100多年历史里,长兴岛的夜晚总是一片漆黑。岛上土生土长的橘农徐永发告诉记者,在2010年前,88平方公里的岛域只有七八公里像样的公路,除了中心镇区及部分路段外几乎没有路灯,岛上居民晚上基本不出门,偶尔出门都会带上手电筒。

长兴岛地域范围内的水系构成,是较为完美的一类,她是由江、洪、河、港、泯沟组成的:外围的长江水,源源不断时时更新;而洪则是岛与岛之间的流水,原来的鸭窝沙与潘家沙之间,潘家沙与石头沙之间,现在的长兴岛与横沙岛之间,这里的流水本地人都称为洪,同样的潮涨潮落,洪连着岛上的河,能最快地和岛内的水系实现交换。河是岸与岸之间的流水,长兴岛原始的河道走向,是围圩后自然留下,因此,它分布密度很高。河道连着洪连着长江,整个岛,仿佛都在潮汐里漂起落下。在长兴岛,没有旱和涝这两种绝对状态,所有的危害是大潮汛里对农田的淹没,因此,就有了水楼和现代钢筋水泥的水闸,可以开启或者关闭。港在长兴岛的土语中,是湖泊的意思,面积大的叫大港,面积小一点叫小港,没有明确的界限,这大都是长兴岛上岸堤决口时激流冲刷后留下的纪念品。港不一定直接连着河,但它一定和条条泯沟相连,雨天里蓄水,旱时则能保持较高的地下水位,有利于灌溉和土地的墒情。田块与田块之间的流水是泯沟,泯沟连着港也连着河,是灌溉和排涝两个责任集一体的流水。

但老徐没有想到,长兴岛深水岸线一夜之间成为一片开发的热土,振华重工、中船工业、中海工业等相继在长兴岛建设生产基地,一批又一批的产业工人上岛入驻。小小的长兴岛热闹起来,人口从3万扩展到10余万,岛上原有的供水、供电、排污、通讯等设施都已捉襟见肘,尤其是落后的交通更是跟不上需求。2008年5月长兴岛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、开发办、开发公司同时成立,长兴岛开发建设规划启动;2009年12月26日,长兴岛基础配套设施建设开工。

雨和长江上游的来水,是长兴岛物理意义上的水源。在长江口区这个地域,北风、东北风、东风和东南风,是带来连续降雨的主要因素,而形成积雨云的地方,大都是在远离了海岸线的西太平洋上,或者是在黄海、东海的上空,因此,这样的雨水是最为纯净的一类。源源不断的长江上游来水,决定了长兴岛水的质量。浑黄和浑浊是长江水的基本颜色和基本状态,但是,长江水里没有有毒的成分,只要沉淀后就能直接饮用,这个过程仅仅需要两个小时。长兴岛有人居住的历史只有170年,在很长时间内,人们在外出行路或者地里劳作的时候是不带水的,小河里、泯沟里甚至牛脚渍印里的水,都是可以直接饮用的,你只要双膝跪地,双手撑在地上,把头低下去、低下去,在嘴唇触到水的时候,轻轻地吮吸着……这个状态,构成了人最为卑谦的形象。

再上长兴岛,人们会惊叹。从长江隧桥长兴出口下来,迎面就是一个5万平方米的街心大花园,车行在郁郁葱葱的密林花海之中,突然间一片开阔,一条宽阔葱郁的潘圆公路东西贯穿整个岛屿,沿途白墙红瓦的岛屿小镇和商业小楼点缀于橘林碧水之间,充满了田园诗意。潘圆公路与南北向的长江隧桥构成的十字型骨架,南环路、合作路、江南大道等,提供便捷的外出通道。4500多盏路灯矗立道路两旁,宣告着江心小岛黑夜的终结。伴随道路的竣工,114公里雨污水管、42公里自来水管、28公里天然气管、38公里信息管线、18公里电力管线也均铺设完成用老徐的话说,短短两年半时间,长兴岛彷佛变了一个世界。

让水体保持干净,首先要人的心灵和行为干净。长兴岛风俗里的种种禁忌,为的都是保持水的清洁。本地的谚语说:人养人,扁担长;天养人,路样长。父母的养育是有限的,也只有扁担那么长;天养人,就像弯弯的路,长到永远,长到无边无际。长兴岛人认为,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,能够代代繁衍生生不息,是因为有了天的滋养,而天的滋养,实际上就是水的滋养。懂得了这一点,就懂得了人类和水的关系,就懂得了对水的敬畏和热爱。生活里产生的垃圾,通过柴灶的燃烧变成了草木灰,这不会污染到水;只有人自身和饲养的动物的粪便,真正构成了岛上污染物的全部,而这个污染只有通过水的流动交换才能实现。长兴岛人的做法是,把所有的猪圈羊圈鸡舍鸭棚,都盖成了带顶的棚舍。雨水从屋檐上滴落在阳沟里,流淌到了宅沟里、小河里,而棚里聚集起来的动物粪便,会被挑到农田里,作为庄稼的肥料,在泥土里发酵降解——这个过程需要一个月的时间,此时,田埂作坝,水是不能流动的,老话里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这句话,在这里真实的解释是,不能让没有完全降解的物质和水,流到干净的泯沟里小河里。

长兴岛开发办主任姜亚新告诉记者,长兴岛新一轮的基础设施配套建设马上就要启动。

牛耕田牛耙地,脚踏水车浇旱地;有风升帆无风橹,一船粮草到杨浦……在长兴岛接近原始的农耕生活里,对自然环境的破坏和水的污染是最小的。直到上世纪60年代,人们拒绝拖拉机,更拒绝“66”粉和各种农药。早春时分里飞来的燕子,衔泥筑巢的时候,啄食的是田地里的虫卵,长兴岛人会腾出最宽敞安静的堂屋,让燕子筑巢;落谷时节,秧田里蛙鸣悠扬,这是一支提前唱响的丰收歌,让辛劳的农人微笑着从五更的回笼觉里醒来。整整一个夏天,成群的麻雀翻飞在稻田里棉花地里,寻找着稻飞虱和每一条棉铃虫,而白头鸟最钟情的是玉米上的蛀虫……从深秋到冬天,麻雀、白头鸟和长兴岛人一起,参与了最长时间的丰收庆典。

配套建设将着力推进水系、绿化建设和城镇综合功能的拓展。

今天,长兴岛已经成为上海的水源地,在她的臂弯里,依偎着67平方公里的青草沙水库。长兴岛这样的水系构成和地理位置,当然是上海这座特大型城市的福分,而在漫长的论证过程里,长兴岛人亲水爱水敬水的传统,一定是决策者选择这里的依据和理由之一!三千万人的水源地,托付是责任,同时,也是三千万上海人对四万长兴岛本地居民的最大信任。

长兴岛南部是船舶和海洋装备制造基地,满眼塔吊林立,机器轰鸣;北侧是上海市民最主要的饮水之源青草沙水库,必须保持田青岸绿、碧波无染。如何实现工业化、城市化与生态化的融合发展?姜亚新告诉记者,按照规划,在青草沙水源地与海洋装备基地之间将打造三条东西向 绿化走廊,分别是北部水源涵养林带、中部的潘圆公路林带和南部的江南大道南环路林带,形成一条 生态链,成为水库和海洋装备基地之间的有效屏障,其间还将布局生态公园、市民公园等六座公园,杉树将成为这些林地和公园的骨干树种,未来的长兴岛将成为杉树王国。

水系整治的最主要举措是 引清治水。通过河道疏浚、拓宽和连通,长兴全岛将形成一横、一环、十五纵和三处湖泊的水系布局结构,生活污水将全部截污纳管。引清治水,将使得长兴岛河道水质达到三类水标准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