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去学校就大包小包全是吃的,白对我说

发布时间:2019-11-30 00:58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而思念

后来慢慢长大了,离家越来越远,如果我个人而言很讨厌带走大包小箱赶路的,基本就一个小双肩背包。一是路程远,二是嫌麻烦,带着不方便。但每一次离家我都要带上满满一行囊的东西,和从前一样,是母亲为我准备的吃的。不知道是慢慢长大,回家陪伴父母的时间越来越少,还是距离更远的原因,这些吃的慢慢就赋予了不一样的意义。这沉甸甸的不仅仅是一行囊的吃的,更是家人对我的牵挂和我对家的思念。

父亲成了照片

奔赴远方的你呢?

你说那也是远方

每次出行,好像什么都没变,头一天母亲为我准备吃的,父亲帮忙,在旁边说两句。但又好像什么都变了,父亲再也不会说,整天净知道背一些吃的走,一天到晚就想着吃。取而代之的是:这个要不要多装一点,那个要不然也放进去?母亲也不再会炒菜给带着,只准备一些我自己可做的材料——我还没回家就说,现在自己做饭了,我给你弄了很多腊肉腊肠,你过年回来带走,自己多动动手,少出去吃,也让同事尝尝我们这里的特色。而往年,母亲是很少刻意做这么多的吃的,她平时比较怕麻烦,只有我们回家的时候才会动手做一堆,好像要在你回来的短短时间里,做完所有你小时候爱吃的东西,好像要你在远方的时候,这些食物的味道可以让你感觉他们陪在你身边照顾你。这样深的爱都在我的行囊里,随我而行,再沉我也想带着。这是家的味道,是父母的牵挂。我知道,等我回去工作,母亲还要打电话问:“东西都分同事吃了吗?他们觉得妈妈做的好吃吗?还要不要,我给你寄。” 这时候我还要趁机拍拍马屁:他们都特别喜欢,觉得你手太巧了。我知道这时候,电话那头她会开心的笑。你工作了,在城市里,她对这个城市很陌生,你的生活她好像都不太能理解了也教不了你太多了。而这些食物,像是她和远方的你更多的一点联系。

你比逝水更平静

写到这里,湿了眼眶。工作的时候,父母亲是希望我能回来的,考个公务员或者老师什么的,安安稳稳呆在他们身边,但我没有回头。这些年,为着自己想追求的生活,陪他们的时间很少很少,在这个问题上也就变得更感伤。我好像早就背弃了“父母在,不远游”,唯有拼命做到“游必有方”。

远方的盼望只有时间

离家的这一天,天气晴好。

远 方

www.9822.com 1

白对我说

行囊里是否也有家的味道,有父母对你深深的思念?如果不能陪在身边,多给他们打打电话,开开视频。你也许很忙,也许不知道说什么话,但记得让他们听听你的声音,看看你瘦没瘦,就这么简单而已,因为他们很想远方的你。

是转不回来的方向

孤独好像是人生的常态,相聚的日子总是很短,所以才显得尤为可贵,让人珍惜。 从初中开始住校,我倒也是习惯了这样离家,只是距离变远和年龄的增长、父母的老去,让离家这件事情一年比一年感慨更多。

化作一根丝线

初中高中的时候,住校,每个月回家一次。那时候距离近,母亲给我准备这样那样的水果零食,冬天的时候会炒上一点儿菜放在玻璃瓶里,让我带着。说:冬天容易饿,学校吃的不好油水又不足。母亲的厨艺很好,一般带去的菜,星期天晚自习前就已经消灭得差不多,零食也是,那时都是放在宿舍的公共位置,叫大家一块儿吃。那时候父亲总是说我:你们现在这些小孩,养得太好了,一去学校就大包小包全是吃的,书也不见带两本回来,我们那时候,书包都没有个,拿根绳子一绑就去学校,永远想的都是看书。这时候母亲总会熊他:现在能跟你那时候比吗,那时候去县里还走路去呢,你现在怎么知道坐车去?我也总是附和着母亲一起反驳我的父亲。那时候,只觉得那些大包小包的吃的,让我在学校里过得更滋润,拎着就开开心心坐车往学校去。

每一次很焦急

照常的,走的前一天,母亲总是要为我准备很多带走的东西。和初中高中时候一样,基本是吃的。

灰色是黄色,炎黄的黄

后来知道了

www.9822.com,在迷茫的泪眼中

这两个字合在一起

说不要埋怨是你的错

我知道那是

一道伤口

何不将思念

哀伤

比夜更深

缝合裸露的

远方比天更高

有一天

在黑白之间

一直以为

暧昧的颜色

你说那是远方

就变作了一把盐

是灰色

母亲的声音渐渐

在我的默默祷告中

每一次很无奈

远 方

黑告诉你

你说

招不回来